• 是什么时候颠覆了“文艺应当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这一社会主义文艺路线的?!那一股“伤痕潮”功不可灭,可惜的是“旧伤痕”已经烟灭,取代其的是“挖根潮”。留给工农 2019-03-04
  • 新生入学网上怎么报名 合肥教育局解答常见问题 2019-02-26
  • 珍贵彩照还原19世纪末黎凡特日常生活 2019-02-26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2-24
  • 势见未来 2018春季三大家具展特别报道 2019-02-24
  • 江苏:五峰山跨江线路升高改造工程启动(组图) 2019-02-09
  • 池莉:她构建了一座叫“生活”的城 2019-02-09
  • 你反来复去说1+1=2,真痴呆了?你应该讲点其他的吧,譬如,1+1=2,是客观事实还是规律,是真理还是谬误。 2018-11-22
  • 宁波专家送医到广西 为河池9名先天肢体畸形患儿施行手术 2018-11-21
  • Le calendrier deux sessions de Xi Jinping 2018-11-21
  • 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再审案公开宣判:依法改判无罪 2018-11-20
  • 蔡英文,赖清德,李登辉,陈水扁..... 2018-11-20
  • 皮肤
    字号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杀神永生

    点击:
    算命探险点风水,惊悚侦探降鬼怪,最传统中国文化,最神秘灵异传奇!

    第一章 神秘电话

    虞井,19岁,华夏国十九区c级县城中的一名普通高三学生。

    在班级内成绩位居第一的他,却是在高考上考出刚过二本线的低劣成绩,在回到学校拿取成绩单时,原本对他视如珍宝的班主任却显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似乎因为班级上少了一位重本学生而导致作为班主任的奖金被扣除。

    坐在身边的同学一个个假惺惺的关切模样,虞井只是淡淡以笑容回应,自己早在猜想到今天这一幕的发生,接过成绩单后迅速从学校离去。

    高考出乎意料的失利,同样使得虞井身边一部分远方亲戚朋友露出本象,甚至有些还当着面讽刺其高考失利这件事情,唯独虞井的母亲依旧不变地爱着自己的儿子。

    “回来了吗?”

    虞井走入七十平米,两室一厅的家中时,母亲熟悉的声音从厨房中内传来。

    “妈……不是让你不要做饭的吗?你身体不好,赶紧去床上休息吧。”

    虞井的母亲今年四十二岁,然而却已经是一副满头白发接近老年的模样,母亲在去年被诊断出患有一种名为‘卡即墨’的古怪病症,一种从国外诞生的稀有病毒感染身体导致生长激素诱导体分泌失调,使得人体以常人的五倍速度老化。

    国内只有部分首要的市区存在这种病症的医疗手段,不过虞井通过网络咨询了解到手术费用最低估计也需要三百万,并且成功率不超过三成。

    先不说成功率的问题,虞井这样的普通家庭想拿出三十万都是问题。而且虞井自幼以来,自己从未听闻过有关于父亲的消息,记忆中对于父亲的印象只能用模糊来形容,母亲也从来不提这件事,勤勤恳恳一手将虞井拉扯大。

    因为母亲从来不肯谈及,虞井也在读中学开始便从来不会过问,就当自己的父亲早已死去。

    “你的学校选好了吗?妈妈不在乎什么一本,二本院校,只希望我的儿子有书读下去就行。我听街坊邻居说,只要专业选得好,哪里有一样。”

    “嗯……选好了!”

    每次见到母亲一头白发而苍老的模样,虞井眼眶内总是难以抑制地闪烁泪光。

    接过厨房内做饭的事情,虞井独立自主的能力早在小学便已经养成,中午的时间,母子两人便吃着一些粗茶淡饭而度过。

    饭后的虞井拥有着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紧接着下午则要便利店打零工做收银员,母亲的病症加速身体老化,使得身体的负荷极大,一天需要十八个小时以上的睡眠,根本无法胜任任何工作。

    “妈,你去休息吧,等我晚上八点下班会给你从超市里带些东西回来。”

    虞井看着母亲回到房间里的背影,眼眶中的泪水止不住沿着脸颊滑落。

    要问为何高考失利,实际上虞井在高考前的体检中被检查出于母亲相同的病毒存在于体内,只不过当前处于潜伏,潜伏期未知,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性。而且想要治疗必须等待病毒爆发才可以进行明确的定位清除。

    因此‘上大学’对于虞井来说从了解这件事开始便不再期望,利用着高考前一段时间开始规划高中生活结束时如何在短期内赚钱,而且是赚到足够的钱来治疗母亲的病症,然而再想办法治愈自己。

    此刻在虞井这一位尚未踏入社会的青年小伙手中,已经规划出三个短期内的赚钱计划,其中甚至有两种涉及到触犯法律,但通过风险评估看来,远比自己坐在这里等死要好。

    几乎每天虞井都会将所有的报纸信息阅读一次,高效而精准的阅读,找出自己需要的信息加以利用,但今天却有着意外的收获。

    一份平日里虞井经常接触的都市日报不起眼角落内有着一条让虞井在意的广告。

    “这是什么?测试实验?”

    ——实验测试成功者给予三百五十万人民币作为奖励——文章报道中一小连串的文字被虞井相当迅速捕捉到。

    报纸右下角的这块区域经常都是给老年人打养生广告所用,但这一次却意外附上这样一则广告,只有很小一段表述并附上研究所的联系电话,这在平日看来虞井必然将其当作是骗子的小把戏,但现在虞井却抱着那么如同风中残烛般微小的可能性将电话拨通过去。

    “试试吧,说不定真有可能,如果是骗子大不了挂断电话。”

    电话拨打过去后瞬间接通,听筒内传来的一道优雅的女性声音。

    “您好,来自于十九区的居民!感谢您拨打本研究所的自愿者招募办电话,请问您是先生还是女士,如何称呼?”

    “我姓虞。”虞井没有回答性别认为自己的声音很有辨识度。

    “请说明你的性别,这个信息对我们十分重要。”

    “男。”虞井眉头一皱,对方的问话相当专业,普通话发音绝对是播音级别的。

    一项善于分析观察的虞茗也察觉到这里的一些端倪,即便真的诈骗团伙也显得比较高级,不至于在这种小报纸的角落附上广告。

    “虞先生,请问你在近三个月时间内在县级以上的正规医院做过体检吗?”

    “体检?做过,一个月前因为高考做过一次详细的体检。”

    “很好,这样可以省去我们这边不少麻烦。我们会调取你的体检信息对你做出一个综合评价,如果如何我们研究所的自愿者标准,我们会在尽快联系您,请确保当前通信设备的畅通,再次感谢您拨打电话,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周末。”

    电话挂断,虞井一脸茫然,当然并没有完全相信对方,现在的诈骗团伙都是高智商犯罪,这种钓鱼手法相当常见。但如果是真的,虞井立即想到自己体检中的卡即墨隐性病毒,或许会被对方直接排除测试人员的名单。

    “铃铃!”

    虞井刚躺在沙发上休息,身旁的电话立即响起,办理来电提醒业务的虞井在手机屏幕上却显示着‘未知归属地’……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 ;

    第二章 研究所的邀请

    “您好,虞先生!你的体检资料我们已经核实完毕,你的各项条件完全符合我们研究所的自愿者标准,请于明天上午12:00前往十九区中央a市,具体地址我们会发送至你的手机请注意查收。”

    “这么快?”

    “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效率的确很高,呵呵。”女人优雅的声音回应虞井。

    “等一下,我还并没有表态确认自己要参加你们的实验项目???甚至具体的内容我都不清楚,你可以详细在这里进行说明吗?”虞井在电话中向对方抛出疑问。

    “没关系的虞先生,我们这边已经为你购买好从最近火车站前往十九区a级生源市的动车车票,距离开车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你可以拿着身份证前去火车站直接取票上车。食宿问题等你抵达我们的研究所会享受高等的待遇,到时候会有工作人员为你介绍详细的测试过程并遵循你的主观意见。”

    “如果你在测试前拒绝继续参与,我们也将为你提供返程的车票。如果虞先生确定前来我们研究所,请务必在今晚6:00前抵达,请问还有什么疑问吗?”

    对方的这一连串话语直接将虞井打蒙。

    “请问,你们是人体器官贩卖组织吗?”虞井愣了半刻问出这么一句话。

    “呵呵,先生如果有所怀疑或是顾忌,可以选择退回我们为你订购的火车票,这一点我们研究所是绝对不会强求的,请放心。”

    “好吧。”虞井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挂断电话。

    谁知电话挂断的瞬间连续收到两条短信,其中一个是匿名发来的a市研究所详细地点,而另外一个则是说明虞井订购火车票成功,而且对方为自己订购的是动车最高等座位的车票,相当于虞井半个月打零工的工资。

    “这是放长线钓大鱼吗?用几百元钱的动车票换取我的器官,不过a市的治安相当严谨,在近些年从未听闻过任何的犯罪案例。这个地址也并不在郊区,反而靠近中心区域……要不要去试一试?”

    在虞井的手中还抓着自己计划赚钱的小手册,审视着计划与当前的研究所的邀请。

    “说不定是真的,这种研究所一眼就能分辨真伪。如果是真的研究所,其中的国家项目也是资金也是千万,上亿。从中分出百万给我们这种主动参与测试的‘小白鼠’也有可能……即便有什么问题,顶多也浪费我一天的时间,赚钱计划从明天开始进行也不是问题。”

    “另外,研究所选中我的原因,说不定是我身体中隐藏的病症,有这个可能……”

    虞井做事情当机立断从不犹豫,立即拿出电话向自己打临时工的超市老板提出辞职申请。接下来前去寝室换上一身较为轻便的衣物,上身灰色带帽的卫衣,下半身一条运动裤配上一双较为干净的滑板鞋。

    在翻找衣物的过程中,虞井将一些初中时期的照片给寻找出来。

    照片上虞井代表自己的学校参加县级的运动比赛,在照片上十分强壮的小伙到现在却身子骨显得有些瘦弱,不知在高中阶段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将照片压人衣物底部,退出房间看着另一处寝房中已经睡去的母亲,虞井心意已决,咬牙从家中出发前往县城内的火车站。

    坐上高等商务座,在这里还有专程的列车人员免费提供餐饮,与虞井同一个车厢的基本都是手提公文包在社会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虞井这一位小县城普通家庭出生的高中毕业生在这里格外‘显眼’。

    “看来能够坐上商务座也并不完全是有钱人,在这里只有三个人属于真正的老板。”

    虞井习惯于观察周围的食物,坐在这里已经将视野中可看见的一切外物收入眼底而简单予以分析,从这些人一些细节上的行为举止来分辨此人是伪装着‘高贵’的外表还是真的有所底蕴,不过虞井自己可没有歹意在其中。
  • 是什么时候颠覆了“文艺应当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这一社会主义文艺路线的?!那一股“伤痕潮”功不可灭,可惜的是“旧伤痕”已经烟灭,取代其的是“挖根潮”。留给工农 2019-03-04
  • 新生入学网上怎么报名 合肥教育局解答常见问题 2019-02-26
  • 珍贵彩照还原19世纪末黎凡特日常生活 2019-02-26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2-24
  • 势见未来 2018春季三大家具展特别报道 2019-02-24
  • 江苏:五峰山跨江线路升高改造工程启动(组图) 2019-02-09
  • 池莉:她构建了一座叫“生活”的城 2019-02-09
  • 你反来复去说1+1=2,真痴呆了?你应该讲点其他的吧,譬如,1+1=2,是客观事实还是规律,是真理还是谬误。 2018-11-22
  • 宁波专家送医到广西 为河池9名先天肢体畸形患儿施行手术 2018-11-21
  • Le calendrier deux sessions de Xi Jinping 2018-11-21
  • 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再审案公开宣判:依法改判无罪 2018-11-20
  • 蔡英文,赖清德,李登辉,陈水扁..... 201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