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什么时候颠覆了“文艺应当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这一社会主义文艺路线的?!那一股“伤痕潮”功不可灭,可惜的是“旧伤痕”已经烟灭,取代其的是“挖根潮”。留给工农 2019-03-04
  • 新生入学网上怎么报名 合肥教育局解答常见问题 2019-02-26
  • 珍贵彩照还原19世纪末黎凡特日常生活 2019-02-26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2-24
  • 势见未来 2018春季三大家具展特别报道 2019-02-24
  • 江苏:五峰山跨江线路升高改造工程启动(组图) 2019-02-09
  • 池莉:她构建了一座叫“生活”的城 2019-02-09
  • 你反来复去说1+1=2,真痴呆了?你应该讲点其他的吧,譬如,1+1=2,是客观事实还是规律,是真理还是谬误。 2018-11-22
  • 宁波专家送医到广西 为河池9名先天肢体畸形患儿施行手术 2018-11-21
  • Le calendrier deux sessions de Xi Jinping 2018-11-21
  • 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再审案公开宣判:依法改判无罪 2018-11-20
  • 蔡英文,赖清德,李登辉,陈水扁..... 2018-11-20
  • 皮肤
    字号

    11选5每期必中的万能码:野兽的魔法师

    点击:
    这大概是一个温润受和忠犬攻的故事。
    清源门外门弟子阿洛被人刺了一飞剑于是重生在异世一个被废了的具有绝强水系魔法天赋的水灵体身上,在经历了漠视和善意之后,他离开了魔法师公会,然后,遇到了一只失去了记忆的忠犬……好吧,大概是忠犬,又或者是獒犬?
    接着,就是属于两个人的冒险故事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轻松无虐HE。

    PS:
    1,这是一个一对一的故事,也许会出来很多男银,不过,别对我说NP,NP是我的雷;
    2,我会尽量快热的,但是不排除因为我RP问题而导致慢热,这个……
    3,欢迎提出意见,但是请平和讨论,不要炸毛;
    4,祝大家看文愉快。

    重生

    阿洛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到身下一片冰凉,坚硬、平整、甚至是光滑的……是石板。
    睁开眼,他看到头顶上诡异的图案,每一个线条都十分流畅,好像暗合着某种道理,也蕴藏着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这是……什么地方?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被那个小肚鸡肠的内门师兄用飞剑刺穿了心口的,他很不想死去,也很不甘心,可是没办法,比起内门弟子来,外门弟子的确是一钱不值,哪怕是被杀了,恐怕也是掀不起一点浪花来的吧。

    他没有犹豫太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活着,可既然活着了,就是赚了,就要好好珍惜。所以他手底一撑,坐了起来,刚一动,他微微地怔住了。

    这双手……不是自己的。

    就算皮肤光泽暗淡,但只要摸一摸,就知道骨骼的年龄与自己并不相符。那么,是借尸还魂了么。

    阿洛还处在迷茫中,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怒喝:“你怎么还活着?你怎么可以坐起来!黑暗神在上,请收下仆人的祭品吧!回应仆人的召唤,到这广袤富饶的大地上来吧!”

    这分明不是自己熟悉的语言,发音奇怪得很,可每一个字都能听懂。想必,是身体本来留下的记忆。

    说话的人歇斯底里,阿洛看过去,有点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黑色袍子的瘦长人影,就站在……就站在下面?

    原来自己在高处。

    刚才听到那人说什么祭品的,难道说,自己躺着的地方是祭台?

    阿洛没能想太久,因为就在这个时候,有明亮的光直射过来,刺得他眼睛生疼,而后就有一种剧烈的痛楚遍及全身,他脑子一震,顿时失去了意识。

    ========================================

    欧亚大陆的魔法师公会十分庞大,在总公会正里面,有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图书馆,图书馆呈塔状,且足有数十层高,尖尖的顶部直耸入云端。

    在这个充满了学术气息与强大魔力的地方,时常都有穿着各色魔法袍的魔法师进出。

    一般来说,会在第一层逗留的都是魔法学徒,在这里得到足够的知识以后,经过导师的推荐或者自己经过公会的考核并且通过,就能够成为一级魔法师,之后才能进入上面的楼层。

    在一楼进行登记的是一个名叫尼玛的三级魔法师,是工会的老成员,但是又因为年纪大了已经无法晋升,而被安排到这里工作,资历也是相当久远。

    尼玛有一头虽然现在已经黯淡了、可是明显在年轻时候非常有光泽的火红色的头发——她曾经是个美人,如今美人迟暮,她看着每天在自己身边来来往往的魔法学徒们——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们,她的心态也依然平和。

    只是……她的目光投向大厅的某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那个孩子,可惜了。

    那个孩子名叫埃罗尔,长得很瘦小。尽管魔法师原本的身体条件就要比战士弱上许多,但那孩子即便在魔法师中,也是一个柔弱的体质。

    可埃罗尔的身子弱,并不是天生的。

    埃罗尔是四年前由会长亲自带回来的、传说中具有最强水性魔法天赋的天生的水灵体,因为被邪恶的黑暗魔法师抓回去做祭品,所以被邪恶的暗系魔法侵蚀了,变得无比虚弱,并且无法调动身体里的水系魔法力。与他同样被抓去的风、火、土、光四系的水灵体都很遗憾地失去了生命,他是唯一活下来的,但也因此而失去了自己的魔法天赋。

    他原本的天赋很为魔法公会看重,这几年来,公会想了无数方法,都不能将他身体里的暗系魔法消除,终于在一年前失去了对他的兴趣,放任他自己观看图书馆的书籍——因为他无法凝聚魔法力,所以图书馆的规定对他而言高不可攀,会长对他的态度还算宽容,允许他观看五级以下的魔法,希望他能够在理论上有所建树,也算是魔法公会所怀有的慈悲。不过也因为如此,公会里的仆人们对他并不十分恭敬,而其他的学徒也对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从原本应该受到最大重视的天才一下子变成默默无闻的永远学徒,这样的落差……尼玛眼里流露出一丝惋惜,然后端起笑容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埃罗尔的肩。

    瘦小的少年抬起头,一双黑色的眼睛温柔而又明亮。

    “尼玛,有什么事吗?”名为埃罗尔的少年这样问道。

    他的头发细细软软,是浅浅的银色,五官很清秀,并不算太出众的容貌,却让人看起来无比地熨帖舒服。

    这是一个性情温和的勤奋的好孩子。尼玛一直都知道这一点,加上身为一个女性对幼仔固有的怜惜,她会在很多时候多多照顾他一些。

    “你看了很久了,来,吃一点小饼干吧?!本捅热缢迪衷?,她手里端了一小碟烘焙的奶油小饼干,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放到那孩子面前的书桌上,然后轻轻推过去。

    埃罗尔放下手里的羽毛笔,用手指拈起一块小饼干放进嘴里咬一口,而后微微地笑了:“很美味。尼玛,谢谢你?!彼⒚挥芯芫馕簧屏嫉睦细救说暮靡?。

    “要注意身体?!蹦崧甏认榈乜戳税B薅谎?,再次叮嘱,直到看见埃罗尔认真地点了头,才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又吃了几块,再喝完一杯白水,埃罗尔重新开始他自己的事情——抄写手头这一本五级魔法书上的魔法咒语。

    而距离阿洛到这个世界也已经四年了。

    在他初醒的那一天,因为他的借尸还魂,使得捉了他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那个暗系魔法师召唤仪式失败,在下一刻,闻讯赶来的魔法师公会会长以及光明教堂的教皇一起以神圣光明魔法净化了那个暗系魔法师,同时因为他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天生拥有纯净水系魔法力的水灵体,就由魔法师公会会长把他带了回去。

    这时候他才知道各系魔法的纯净灵体在魔法史上究竟有着怎样的地位——他们的体质十分纯净,对其他系的魔法力相当排斥,但对属性相合的魔法元素却有着十倍以上的亲和力——几乎魔法史上出现的每一个纯净灵体,最终都成为了这一个领域至高无上的存在,大魔导师。

    很奇异地,那个暗系魔法师不知从哪里把除了暗系以外的纯净灵体全部找到,并且用在召唤暗黑神上,阿洛因为是仅存的一个。以及在被捉以前的孤儿身份,被魔法师公会收留,同时也被那个白胡子的罗毅华斯会长寄予了很深的期望。

    可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同样有多大,虽然召唤的仪式并没有成功,但是属于暗系魔法的杂质却留在了阿洛的身体里,破坏了他体质的纯净,无论罗毅华斯会长付出了如何的努力,都无法驱除那些杂质,后来阿洛成为鸡肋,再后来终于被完全放弃。

    可对于阿洛而言,却有着另外一种认知。

    阿洛本来是清源道门的外门弟子,所修习的是青木诀最基本的外三层口诀,到达到练气九层的程度以后,就去领了中三层口诀……这原本也就是外门弟子的极限了,除非真正天赋异禀,能够自行修行到筑基的地步,才会被破格收入内门,传授能够结成金丹的内三层口诀。

    很显然,阿洛不是。

    阿洛上一世的身体根骨很不好,所以即便领悟力超人一等,也只能到练气九层,无法自行筑基,后来有一次救了因为被人求爱不遂而重伤在后山兽岭的内门师姐,得到师姐为了却因果所赠的内三层口诀。内门师姐因为要尽快巩固修为和自己的名节问题而没有报复,只可惜,当初重伤了内门师姐的那一位师兄却担忧事情败露,通过术法寻找到阿洛的踪迹,将阿洛以飞剑杀死。

    阿洛在反应过来自己周身的情况之后,也认真地检查了自己的身体。

    说起来,这句身体资质真比前世要好上许多,奇经八脉中都蕴含着非常纯粹而强大的温和力量——按照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是水系魔法力,而水生木,正好合了他的青木诀,能让木系灵力窜生……虽然体内有许多带着破坏性的能量丝丝流动,可这对于能排除杂质的木系灵力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

    然而,阿洛在认真重修了青木诀之后,却并没有首先驱除所谓的暗系魔法力,尽管如果那样做了他会得到魔法师公会的重视,可同样的他也就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平常心,以后如果再想要进步,可就难了。

    后来公会会长的忽视也让他松了口气,毕竟那位会长是这个世界的强者,以他现在的力量,还是不要引起对方注意的好。不过也因为对方这样的态度,让他不至于对公会产生什么眷恋。没有眷恋,也就没有牵挂,待到了一定的时候,他就能够洒脱离开。

    阿洛对这个世界的魔法很感兴趣,而且据他感觉,他身体里的水系魔法力与前世所知的水行灵力一脉相承,如果能掌握这种力量,根据五行之理,他的木行灵力也能得到极快的生长。在这个世界上,原生的木行灵力极少,空气里遍布的是各系魔法力量,若是他还想打破前世修行的桎梏,以他天生的强大水系魔法力来生成木行灵力,不吝于一个极好的办法。

    因而他极认真地学习着这座巨大图书馆里的魔法理论,也尽可能地多记录他所能接触到的水系魔法……这一切,都将是他未来修行的资本。

    滴血认主

        阿洛从考核厅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对上尼玛担忧的眼,然后他便露出个安抚的笑容。

    尼玛站在走廊上,看到阿洛的身影,急忙问道:“埃罗尔,情况怎么样?通过了吗?”

    “是的?!卑⒙逦潞偷厮档?,“虽然身体里的魔法力依然不能够使用,但是因为理论考核达到了主考官的标准,所以也获得了一枚魔法学徒的徽章,可以离开公会历练了?!?
  • 是什么时候颠覆了“文艺应当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这一社会主义文艺路线的?!那一股“伤痕潮”功不可灭,可惜的是“旧伤痕”已经烟灭,取代其的是“挖根潮”。留给工农 2019-03-04
  • 新生入学网上怎么报名 合肥教育局解答常见问题 2019-02-26
  • 珍贵彩照还原19世纪末黎凡特日常生活 2019-02-26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2-24
  • 势见未来 2018春季三大家具展特别报道 2019-02-24
  • 江苏:五峰山跨江线路升高改造工程启动(组图) 2019-02-09
  • 池莉:她构建了一座叫“生活”的城 2019-02-09
  • 你反来复去说1+1=2,真痴呆了?你应该讲点其他的吧,譬如,1+1=2,是客观事实还是规律,是真理还是谬误。 2018-11-22
  • 宁波专家送医到广西 为河池9名先天肢体畸形患儿施行手术 2018-11-21
  • Le calendrier deux sessions de Xi Jinping 2018-11-21
  • 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再审案公开宣判:依法改判无罪 2018-11-20
  • 蔡英文,赖清德,李登辉,陈水扁..... 2018-11-20